网站首页 > 艺术论文> 文章内容

马向阳的“领导艺术”

※发布时间:2021-11-17 14:23:16   ※发布作者:佚名   ※出自何处: 

  被下派到大槐树村挂职“第一”的马向阳,还真有他的领导艺术。虽说马向阳只是个艺术形象,但实际工作中的“马向阳”,或可给人以启迪。

  回顾一下《马向阳下乡记》中的马向阳吧:事件,例如一直让大槐树村的村民们耿耿于怀的“土地流转”,他不轻易触动,只是苦口婆心地劝说那个因为“土地流转”而外出打工的齐旺财回到大槐树村,支持他履行村主任的职责,与他搞好工作。人物,例如刘世荣这种动 以“老刘家”的名义说话的“二叔”,即使显露了自己的软肋,他也不会出手。处理刘世荣与丁秋香的土地纠纷,明知有人当场作弊,他暂且按下不表;刘世荣用先送一只皮鞋贿选的糗事被齐旺财在中渲染,却受到他的。这不是回避矛盾,也不是姑息——只要看看马向阳在“老刘家”的富豪想以“孝”的名义挖走大槐树的关健时刻挺身而出的,也可知他不是那种回避矛盾姑息的缩头乌龟。

  马向阳在大槐树村开展工作,是从修开始的。这是大槐树村村民一致的事,尽管触及个别村民的切身利益之时,仍会出现阻力,但这种阻力,毕竟比较容易解决,丁秋香经营的超市、李云芳经营的煎饼公司,正是在克服这种阻力的过程中顺势推出的。大槐树村的正气正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树立起来,大槐树村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有了凝聚力。在此基础上顺势而为,尝试发展大棚蔬菜生产,探索乡村旅游,再回过头来解决原先令人头疼的问题,处理与原先令人头疼的人物有关的事宜,也就不再那么令人头疼了。

  好比是一个青年学子参加高考中考,碰到难题,是先把下面的题目做了,再来对付那道难题,还是先被难题拖住,使自己陷于胶着状态?许多青年学子都懂得如何应对。置身于错综复杂的实际工作中的人们,却很难保持这样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想用三拳两脚打开局面,想用“三把火”来树立自己的威信,这是一种常见的套。然而,“三把火”之后呢,三拳两脚之后呢,往往就没有了招式。马向阳在大槐树村这场“考试”中作出的明智选择,此中自有他的智慧,这正是马向阳领导艺术的精髓。

  马向阳不想以意气来自己的。自从进入大槐树村起,马向阳的“”就时时受到挑战。刘世荣自不必说,一开始就在丈量土地过程中让人做手脚,把马向阳弄得灰头土脸,几乎下不了台。此后也没有少给马向阳设置障碍,什么事情没有征得他的首肯,什么事情就很难做成。除了刘世荣,其他人也不时地向马向阳自己的不满,包括被刘世荣了两亩土地的丁秋香也曾对他冷脸相对,一腔怨气。因为“修”触及村主任齐旺财媳妇李云芳的小店铺,李云芳甚至泼了马向阳一头水,但马向阳都忍了,既不火冒三丈,也不耿耿于怀。他知道意气不是,意气用事也不能,恰恰相反,只能自己的。他的人格,正是从这种沉着、、豁达、坦然中出来的。倘若马向阳也误将意气作,他能打开大槐树村的局面吗?

  马向阳也懂得顾及明显失理者的。或许从人格的层面上说,以强凌弱的刘世荣以及的梁守业,均可称之为“”。让此类“”当众出丑,,确实会使人感到解气,获得一种情绪宣泄的快感。马向阳却与众不同。他之所以齐旺财及其请来的乡镇有关人员重新丈量刘世荣与丁秋香的土地,他之所以齐旺财在中渲染刘世荣用先送一只皮鞋贿选的陈年糗事,就是想给刘世荣留下一点儿回旋的空间与的余地。他不想让刘世荣当众出丑,,尽管这个刘世荣曾经让他当众下不了台,他也要顾及刘世荣的。这就叫大度包容。不是包容那些明显失理的事,而是包容这个明显失理的人。马向阳与齐旺财的水平高低度量大小,也就体现在这种事上。齐旺财说他这样做是为马,其实更多的是为他自己。马向阳却始终只把刘世荣当作自己的工作对象,没有把他当作自己的,也未曾有过“”的念头,这种人格力量的,使刘世荣的家人也不由自主地做起刘世荣的工作,终于让刘世荣心悦诚服,也让大槐树村的“土地流转”得以正常进行,并最大限度地了村民们在“土地流转”中的权益。

  马向阳的“领导艺术”,当然不是从娘胎中带来的,也不全是从原先的工作岗位上带下来的,大槐树村的工作实践,对于造就马向阳的领导艺术,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马向阳下乡记》结尾处,刘世荣对马四川挖出50米大蟒蛇向阳说的那句话可谓意味深长:如果没有我刘世荣,或许还没有现在的马向阳呢!

  

设计图片